《人人都会拍电影》第四段


《人人都会拍电影》 第四段

 4-01、路边  外  日

 

商务车停在路边,三人下了车。

田老师打量着东子和何垂范,只笑不说话。

东子试探:田师?

田老师:你们行啊。

东子:哟,谢谢,您抬举。

田老师:看你们的电影,我都不能呼吸了。

何垂范激动:您太过奖了!

田老师:太臭了!

何垂范和东子愣住。

田老师:苍蝇都熏死的那种臭,把通风管都堵住的那种臭,把王致和变成甜点的那种臭……

东子听不下去了:嗨,嗨,嗨,差不多得了啊。

田老师:我还没形容完呢,不要打断我的话。

东子揪住他:那我打断你的腿行么?

何垂范拦住:别,放开田师。

东子悻悻放开。

何垂范诚恳地:田师,其实您这么一说我就踏实了,我知道我拍得很差,您说好,我倒找不着北了。可您刚才为什么照死了夸我啊?

田老师:一年前,我在曲哲书房无意中看到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,我就自己偷偷投了一大笔钱。结果折了。

东子一拍大腿:难怪!这仇不能忍!

何垂范茫然:怎么就难怪了?什么仇?

东子:这还不明白?曲哲是故意让田师看到这个机会的,多明显的饵啊,傻叉才看不出来呢。

田老师:你骂谁呢?

东子:我没说您,我骂他呢。

田老师颓然:我特么也真是个傻叉。

东子:上了当还有苦说不出是吧?我理解。所以您也坑他一把,让他一千万打水漂?

田老师:我是厚道人,我只要把我赔的钱拿回来,剩下的,你们该拍还拍。

何垂范:您赔了多少钱?

田老师一字一句地:一百万。

 

4-02、洗浴中心  内  日

 

东子和何垂范穿着浴袍,交头接耳。

东子:一千万减去一百万,还剩多少?

何垂范:九百万。

东子:咱们那个微电影,花了多少?

何垂范:两万。

东子:九百万除以两万,多少?

何垂范:四百五。

东子:咱们给他一百万,剩下的钱还够拍四百五十部那样的微电影,对不对?

何垂范:对。

东子:手头宽裕了四百五十倍,对不对?

何垂范:对。

东子:质量也能提高四百五十倍,对不对?

何垂范:对——不对。不能这么算。

东子:反正少了一百万,咱也能弄出一好玩意儿,对不对?

何垂范:对。

东子:所以这买卖能做,对不对?

何垂范:对。(抓住东子的手,诚恳地)东子,你听我说,这回我一定殚精竭力、全力以赴、壮士断腕,拍出一像样的东西来,咱不能再丢人了。

东子:你放心,这回咱们宁可少赚点,你拿一百万去拍!

何垂范:啊?那八百万呢?

东子:利润啊。

何垂范急了:这不行——

田老师穿着浴袍,笑嘻嘻进来,东子和何垂范赶紧站起来。

田老师:洗舒坦了没有?

东子:舒坦了舒坦了。

何垂范:自助餐差点,味精放多了,勾芡的功夫……

东子捅他,何垂范住嘴。

田老师:行,那咱们办正事。

他拍拍巴掌,一个女郎拿着文件夹进来,女郎皮肤雪白,浴袍窄小,凹凸有致。

东子和何垂范都愣住了。

田老师:合同准备好了,两位看看吧,你们以咨询费的名义付给我一百万,三方签字盖章按手印,齐活。

东子和何垂范坐下,女郎递上合同。

何垂范低声问东子:怎么样?

东子:没问题。

女郎:那就请二位签字吧。

女郎弯腰拿签字笔、印泥,一弯腰,何垂范赶紧眯眼。

东子:你怎么了?

何垂范:晃得睁不开眼。

东子:那点儿出息,赶紧的。

俩人都被女郎晃得心神不宁,不敢多看,匆匆忙忙签字、按骑缝手印。

 

4-03、洗浴中心门外  外  日

 

东子、何垂范和田老师握手道别。

俩人钻进出租车。

 

4-04、出租车  内  日

 

东子和何垂范坐在后座,东子美滋滋地吹口哨,何垂范意犹未尽地看合同。

何垂范突然一声惨叫。

出租车司机吓得方向盘一歪,车子画龙。

东子看着何垂范:你疯了!

何垂范看着合同,面无人色。

东子升起不详的预感,抓过合同。

特写:合同里的一百万变成了九百八十万。

东子目瞪口呆。

 

(闪回)

女郎弯腰,东子和何垂范不敢直视。

女郎趁机把其中一页换掉。

东子和何垂范毫无察觉,签字、按骑缝手印。

(闪回完)

 

出租车戛然停下。

 

字幕:1000万-980万=20万

 

4-05、珠宝店  内  日

 

田老师在挑珠宝,女郎亲昵地挽着他。

手机响。

田老师:喂?

 

4-06、路边  外  日

 

东子咆哮:这是怎么回事?!

 

4-07、珠宝店  内  日

 

田老师和颜悦色:曲哲坑了我不是一百万,是九百万,加利息正好一千万,我还给你留了二十万——怎么不够呢?你们两万就能拍一部十分钟的微电影,二十万正好拍部一百分钟的大电影,对不对?——合同是有法律效力的,你也不想闹到法庭上吧?东子,你脑子灵,一眼就能看出曲哲坑了我,我想你也肯定有办法拍出这部电影的,我看好你哦,我还忙,先不聊了,再见。

他挂上电话,笑眯眯地指着柜台里。

田老师:我要这个。

 

4-08、林中  外  日

 

东子暴走,何垂范在后边追。

何垂范:现在怎么办啊?还拍不拍啊?你倒是说话啊。

东子:你那个脑袋是马桶吗?你的脑子被冲掉了?什么都问我!

何垂范:我是关心你,和曲哲的拍摄合同是你签的字,三个月之后要交片子的!

东子:拍不拍有区别吗?一坨大粪和一堆大粪有什么不同?

何垂范:你什么意思啊!我是拍的不理想,可你只给我两万块钱,我能怎么办?

东子:别拿钱说事,你根本就不会拍电影,回去炒你的土豆丝吧。

何垂范:我至少有理想,不像你只认钱!

东子怒:没钱你拍个屁!你装什么都别跟我装崇高,你这个LOSER,没一点才气还拿自己当艺术家,你只有脸皮厚能竞争世界第一!

何垂范急了,打了东子一巴掌,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。

打了一阵,俩人都鼻青脸肿,东子一拳把何垂范打趴下,扬长而去。

何垂范怒吼:我一定会拍下去的!一分钱没有我也会拍下去!我不像你只会逃跑!

东子脸色阴沉,没回头。

 

4-09、何垂范住处  内  夜

 

何垂范在电脑前写剧本。

烟灰缸里的烟蒂越来越多。

方便面碗越堆越高。

他满眼血丝,机器一样敲着键盘。

窗外,天色黑下去,又亮起来。

 

何垂范终于打下最后一行字。“完”

 

打印机打印出剧本。

剧本名字《跟梦死磕的人》。

 

4-10、景同上  日

 

何垂范倒在床上,沉睡中。闻到饭菜香味,睁开眼睛。

桌上一大盆麻辣香锅。

东子坐在椅子上看剧本。

 

何垂范大口大口吃东西,东子看完剧本,望着天花板。

何垂范偷眼看他的反应。

东子开始打电话,对方已呼转。

何垂范:谁?

东子:木木。

何垂范:干嘛?

东子:就这么点钱,不得找个抠门的制片主任?

他起身,把方便面碗和烟蒂都扫进垃圾袋,拎着出门。

东子:把你的狗窝好好收拾收拾,干活了。

他走到门口转过身。

东子:这回打死你我都不跑了。

东子下,何垂范露出笑容。

 

4-11、木木家  内  日

 

木木打开门,东子站在门口。

木木冷着脸:哟,谁说的来着?再找我就是狗?

东子:汪汪汪!

木木没憋住乐了。

 

4-12、何垂范住处  内  日

 

这里布置成剧组的工作室,墙上贴着场景表、故事板、美术图、演员资料等。

木木把计算器扔到一边,颓了。

东子:够吗?

木木:这么说吧,如果这二十万块钱分公母,能生孩子,孩子再生孙子,孙子再生耷拉孙,凑一块儿,没准够。

何垂范:我再改改剧本,压缩一下场景。

东子:没用,每天少抽一包烟买不了房,咱得开源。

木木:怎么开?

东子:找人投资。

木木:找谁?

东子:吕茂。

木木:他凭什么投?剧本好,他看得懂吗?有大腕,咱请得起谁啊。

东子露出坏笑。

 

4-13、餐吧  内  日

 

一家幽静的餐吧。

东子和吕茂进来,东子毕恭毕敬。

东子:茂哥,给您介绍一下,这是我们的导演,何垂范博士,刚从美国回来,伍迪艾伦上一部戏,他是执行。

何垂范一副艺术家派头,和吕茂握手。

东子:这位是彭妮,也是刚从美国回来,最新一集007海报看了么?上面那两条腿是她的。

彭妮矜持地笑着,把腿伸长。

吕茂赶紧对彭妮行吻手礼。

吕茂:失敬失敬。(坐下)吴海波呢?

东子:那边呢。

餐吧角落,大腕吴海波戴着墨镜在看书。

吕茂:哟,全中国的明星我就粉他,赶紧介绍一下。

东子拦住:茂哥茂哥,不是说好了么,我还差一点细节跟他谈,谈完了之后跟您引荐。

吕茂:那就赶紧啊。

东子:您等着啊。

 

东子向吴海波走去。

 

木木出现在前台,对服务员:给我来壶龙井,再来碟苦杏仁。

服务员:我给您端过去。

木木:不用,我们谈事,不叫你别过来。

服务员看着木木的衣服,和自己很像。

木木从容一笑:哟,咱俩撞衫了。

 

东子到吴海波面前,伸出手:吴哥您好,我是四勇的朋友,现在这个店我帮他管。

吴海波:哟,我说今儿怎么没见着他呢。

东子:他忙,说您经常光顾,我天天盼着您来。

吴海波:刚从一个戏上下来。

东子:辛苦辛苦,木木!

木木过来,托盘上放着茶壶和苦杏仁。

东子:您最喜欢的龙井和苦杏仁。

吴海波:谢谢,四勇说的?

木木:必须的,吴哥您慢用。

木木下,东子凑近吴海波:吴哥,那边那个人是我朋友,您的忠实粉丝,专程从外地过来,就想见您一面。

吴海波顺着他眼神,看见吕茂,吕茂跃跃欲试要过来。

吴海波:兄弟,你知道我不愿意见生人。

东子:这小子是一土豪,卖车的,您不是喜欢房车吗?他非要送您一辆福特房车。

吴海波:哟,这怎么好意思。

东子:这有什么不好意思,他还想投您下一部戏,您就答应着,行不行到时候再说。

吴海波:行,你的朋友,也就是我的朋友。

他向吕茂挥手示意,吕茂赶紧走过来。和吴海波握手。

吕茂:吴大腕!哎呀真是三生有幸啊,我太喜欢看你演戏了,上一部戏你咋就死了呢?我真想把编剧掐死。

吴海波:我自己写的。

吕茂尴尬。

东子打圆场:茂哥,吴哥说了,后面这戏让您投。

吕茂惊喜地瞪大了眼睛:真的?

东子:你踏实了吧,吴哥我们不耽误您时间了,您坐。

他和彭妮把吕茂架走,吕茂还不甘心,使劲回头跟吴海波打招呼。

吕茂:吴大腕你放心,我投定了!

 

4-14、何垂范住处  内  日

 

一张银行卡放在桌上。

东子、何垂范、木木和彭妮干杯。

东子:这就算开机饭了,再苦,这回也不能掉链子。

何垂范:干!

东子对彭妮:彭妮,你男朋友是投了一千万,可后来……

彭妮打断他:你不用说,我相信你们不是骗子,咱们一起享受过程吧。

东子有点感动:我敬你。

俩人一饮而尽。

 

喝得差不多了,木木和彭妮在舒缓的音乐声中起舞,东子和何垂范还在一杯一杯对酌。

东子:剧本我看了,写的是你自己吧。你从小就想拍电影?

何垂范点点头。

 

4-14A、何垂范家    日(闪回)

 

十几岁的何垂范快速翻动课本,书角上的一幅幅动画连缀成一副动图,第一页是一个场记板,然后是披着斗篷的超人干掉大反派,最后是剧终,导演何垂范。

何垂范露出欣喜的笑容。

突然课本被抢走,何父怒气冲冲地站在身后,手里拿着试卷。

试卷和课本一起被撕得粉碎。

何父把墙上的电影海报都撕了,何垂范拼命保护,不慎把何父推倒在地。

何父头磕出了血。

何母扶起何父,拼命阻拦他还手。

 

4-14B、街上    日(闪回)

 

何垂范背着大大的背包,离开了家。

他回头,家里的窗户关上了。

 

4-14C、教室    夜(闪回)

 

课桌上堆满了书,何垂范在认真学习。

书名是《电影语言的语法》。

 

4-14D、寝室    夜(闪回)

 

何垂范在被窝里举着手电筒写剧本。

他全神贯注。

 

4-14E、街上    日(闪回)

 

何垂范拼命往家跑。

书和剧本甩出来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拾。

 

4-14F、何垂范家    日(闪回)

 

何父身上蒙着白布。

桌上放着课本,被仔细地用胶带修复好。

何垂范翻到最后一页,缺了个角,但在旁边用不同颜色的墨水工工整整地写着“导演:何垂范”

 

(闪回中闪回)

何父把课本仔细拼起来。

最后一个角找不到了。

他自己用笔写下导演:何垂范。

 

何垂范泪流满面。

 

(闪回完)

 

4-14G、何垂范住处  内  日

 

何垂范:那一天我就发誓,我一定要拍出自己的电影。

东子感动地看着他。

有人敲门。

何垂范:替身来了。

他打开门,马峰带着一个人进来,这人和吴海波酷似(同一演员扮演),但头发油腻,穿着恶俗,屌丝范儿。

众人打量着替身,又看看何垂范。

何垂范:还有别的替身吗?

东子摇头。

何垂范:那你们看我干嘛?就他了!

 

讨论最多的 (2347)

热门观看推荐 (200)

关 闭
关 闭